分享到:

或將第八次參加奧運會 丘索維金娜的故事不只有辛酸

或將第八次參加奧運會 丘索維金娜的故事不只有辛酸

2020年04月06日 11:49 來源: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2018年雅加達亞運會體操女子跳馬決賽,丘索維金娜以14.287分獲得一枚銀牌。圖為丘索維金娜助跑起跳。<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pirsyg.live/'>中新社</a>記者 侯宇 攝
2018年雅加達亞運會體操女子跳馬決賽,丘索維金娜以14.287分獲得一枚銀牌。圖為丘索維金娜助跑起跳。中新社記者 侯宇 攝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4月6日電(王昊) 2020東京奧運會確認延期一年,原有的國際體壇格局瞬間被打破重組。變局之下,每一個組織和個體都面臨巨大沖擊。

  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有人彷徨、有人退縮,而有的人卻選擇逆流而上,這其中,即將年滿45歲的丘索維金娜的身影,依然堅定且熟悉。

  這位曾經為救重病的兒子而堅持比賽的“體操媽媽”,在兒子痊愈后,依舊堅持奮戰在賽場之上。

2016年,41歲的丘索維金娜第七次參加了里約奧運會,是奧運史上年齡最大的體操選手。
2016年,41歲的丘索維金娜第七次參加了里約奧運會,是奧運史上年齡最大的體操選手。

  不論年紀比“四十不惑”還多出一個奧運周期的丘索維金娜,能否如愿第八次參加奧運會,她的經歷已經遠比很多人看到的要鮮活亮麗。

  廣為人知的辛酸故事

  丘索維金娜的社交媒體上有一張照片,是她和家人們的合影。這張照片的發布日期是當地時間3月22日,配文為:“照顧好自己和你愛的人們”。照片里,丘索維金娜脖子上的項鏈吊墜為奧運五環造型。

社交媒體截圖。
社交媒體截圖。

  看起來似乎是疫情陰影籠罩下的一碗“雞湯”,不過有趣的是,這張照片也包含著丘索維金娜納最廣為人知的故事——親情和賽場。

  早在上世紀90年代,丘索維金娜就在國際舞臺亮相。1991年美國世錦賽,她獲得了個人第一個世界冠軍。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上,丘索維金娜作為獨聯體代表團的一員,奪得了女子體操團體比賽的金牌。

  1996年,代表烏茲別克斯坦競逐奧運會后,丘索維金娜選擇退役并結婚。很快,她便和丈夫有了第一個孩子,名叫阿利舍。

  至少到那時看起來,丘索維金娜的故事已經充滿傳奇且圓滿。

2005年11月26日,澳大利亞墨爾本,丘索維金娜獲得體操世錦賽跳馬銀牌,在賽后的新聞發布會上。
2005年11月26日,澳大利亞墨爾本,丘索維金娜獲得體操世錦賽跳馬銀牌,在賽后的新聞發布會上。

  但不幸的是,這三口之家努力構建起來的美好生活,卻被一場意外摧毀。

  年幼的阿利舍被診斷出患有白血病,需要巨額的治療費用。為了給兒子治病,丘索維金娜賣掉房子和車子,依然遠遠不夠支付治療費用。在這樣的窘境下,丘索維金娜選擇復出。

  “一枚世錦賽金牌等于3000歐元的獎金,這是我唯一的辦法?!彼f。丘索維金娜與德國體操協會達成協議,從2006年開始,正式代表德國隊參賽,由體操協會負責承擔兒子的醫療費用。

  此后,她參加了2008年和2012年的奧運會,其中在北京奧運會上,更是憑借以自己命名的“丘索維金娜跳”摘得銀牌。

2008年8月17日,在北京奧運會女子體操跳馬項目中,代表德國出戰的丘索維金娜獲得銀牌。
2008年8月17日,在北京奧運會女子體操跳馬項目中,代表德國出戰的丘索維金娜獲得銀牌。

  幸運的是,這個故事的結局還算圓滿,阿利舍經過治療,已經基本痊愈。

  而2012年代表德國隊參加完倫敦奧運會后,丘索維金娜就帶著病情得到控制的兒子回到烏茲別克斯坦。

  八次奧運會意味著什么

  2019年10月,體操世錦賽女子資格賽中,丘索維金娜在女子全能項目中僅排第87名。不過,根據國際體操聯合會的相關規則,她憑借順位的優勢遞補入圍東京奧運會。

  假如一切順利,丘索維金娜今年就將迎來自己的第8次奧運之旅。但最終,她與所有期待并準備著這場盛會的運動員一樣,等來了延期一年的消息。

  在退出和堅持之間,丘索維金娜又一次毅然決然地選擇了后者。她說:“我想參加東京奧運會,而后退役?!?/p>

  盡管丘索維金娜已經很難再站上奧運會的領獎臺,但這并不妨礙她在奧林匹克的歲月長河中散發著耀眼的光芒。

2006年12月15日,代表德國出戰的丘索維金娜在訓練中。
2006年12月15日,代表德國出戰的丘索維金娜在訓練中。

  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中國體操隊表現最為搶眼的女運動員要數陸莉。那是她第一次參加奧運會,就奪得了高低杠金牌、平衡木銀牌以及女團第四。

  那一年的女團金牌被獨聯體獲得,丘索維金娜就是其中一員。她比陸莉大一歲,同樣是首次參加奧運會。

  1994年,年僅18歲的陸莉選擇退役,進而開始讀書深造。稍微年輕一點的觀眾,對于陸莉的名字可能有些陌生。而曾與她同場競技的丘索維金娜,還能活躍在賽場,在體操領域這幾乎可以用“奇跡”二字來形容。

  當然,現在的丘索維金娜,早已無法和年輕時候的競技狀態同日而語了。2016年里約奧運會,在自己的主項女子跳馬決賽中,雖然她的難度分是并列最高的7.0分,但丘索維金娜只獲得第七名。

  當有人問丘索維金娜,第七屆與第一屆有何區別時,她笑了笑,聳聳肩,說了“年齡”兩個字。

2012年8月5日,以37歲高齡出戰的丘索維金娜在倫敦奧運會女子跳馬項目中,獲得第五名。圖片來源:新華網
2012年8月5日,以37歲高齡出戰的丘索維金娜在倫敦奧運會女子跳馬項目中,獲得第五名。圖片來源:新華網

  彼時,阿利舍已經基本痊愈,在德國上學。丘索維金娜說:“他老跟我說:‘媽媽,別做那些危險的事啦;媽媽,當心點;媽媽,好好睡覺??!’不過,我還不想退役,讓我們東京奧運會再見吧?!?/p>

  相比于上世紀90年代,如今的體操規則、服飾妝容和比賽風格,都早已大不相同。但這期間,無論多少人來來去去,丘索維金娜一直都在。不論是最無助的時候,還是終于看到希望的時候,她都猶如在跳馬比賽中助跑一樣,堅定而有力地前進。

  “體操選手丘索維金娜”

  通常人們在講述丘索維金娜的故事時,一個個標志性的年份在嘴邊劃過,看起來歲月似乎對她格外寬容。

丘索維金娜社交媒體截圖。
丘索維金娜社交媒體截圖。

  2019年5月,國際體聯體操世界杯挑戰賽在中國舉辦。丘索維金娜在社交媒體上發布了自己站在亞軍領獎臺上照片。旁邊的兩個小姑娘,臉上滿是膠原蛋白,從面容上來看,她們就像是兩代人。

  在這30年里,丘索維金娜讓自己成為了體操領域的傳奇,如今和她同場競技的女孩們,很多比她兒子還要小。丘索維金娜還能站在賽場之上,哪里是因為歲月寬容呢,全是因為其背后付出的淚水和汗水。

  但若只將她的故事看做一位不幸的母親為兒子而努力拼搏,那也有些辜負了丘索維金娜的堅持。

  丘索維金娜曾說:“對我來說,兒子就是我全部的生命。只要他還生病,我就一直堅持下去。他就是我的動力?!钡舱f過,自己越來越熱愛體操,享受上場比賽的時刻。

丘索維金娜和兒子的合照。
丘索維金娜和兒子的合照。

  當陷入絕境時懷著怎樣的心情回到賽場?為兒子賺錢治病而努力訓練的時候是否也曾崩潰痛哭過?哪一個瞬間讓自己對于體操的熱愛超脫于物質之外?這些我們不得而知,但顯然當下的丘索維金娜樂在其中。

  翻閱丘索維金娜的社交媒體,其實有些無聊——她太過喜歡分享自己訓練和比賽的片段。

  同樣是國際體聯體操世界杯挑戰賽現場的照片,她單手叉腰,配文為:很美。在這個充滿年輕女孩兒的賽場,她依然在綻放著自己的美麗。

社交媒體截圖。
社交媒體截圖。

  而那些光線有些暗的訓練視頻,外人看來似乎有些乏味。一個上法動作、一個空翻、一個轉體,很是枯燥,但丘索維金娜喜歡分享這些。

  丘索維金娜不僅僅是一個命運多舛的母親,兒子的疾病將她拉回了賽場,在復雜的動力之下,延續自己的職業生涯。

  在這個過程中,她和體操運動連在了一起,以至于兒子痊愈后,她依然以高齡運動員的身份征戰賽場。這樣獨特的經歷,算是不幸運中的意外收獲。

雅加達亞運會體操女子跳馬決賽,丘索維金娜以14.287分獲得一枚銀牌。圖為丘索維金娜參加頒獎儀式。<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pirsyg.live/'>中新社</a>記者 侯宇 攝
雅加達亞運會體操女子跳馬決賽,丘索維金娜以14.287分獲得一枚銀牌。圖為丘索維金娜參加頒獎儀式。中新社記者 侯宇 攝

  丘索維金娜曾說,自己有一個未了的心愿,就是代表烏茲別克斯坦隊拿到奧運金牌。

  東京奧運會推遲到2021年7月開幕,若是丘索維金娜能夠順利站上奧運賽場,不論成績如何,這段傳奇都將再被寫上濃重的一筆。不過,希望到時候人們傳誦的不僅僅是“媽媽丘索維金娜”的故事,還有“運動員丘索維金娜”的故事。(完)

【編輯:岳川】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东方网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