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號:

河南靈寶首富涉黑案:搶金礦致11死 曾違規辦入警手續

河南靈寶首富涉黑案:搶金礦致11死 曾違規辦入警手續

2020年01月10日 09:27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河南“靈寶首富”涉黑案調查:搶金礦致11人死亡,曾違規辦理入警手續

  這起被坊間稱為“河南一號涉黑案”的案件,暴露出當地金礦資源的爭奪亂象

  2019年12月31日,河南省三門峽市召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新聞發布會,通報2019年專項斗爭的情況,提出將以靈寶市為重點,在全市部署開展礦山資源領域、民爆物品監管專項整治。

  此前,三門峽市公安局剛剛在靈寶打掉了一個以馬長江、陽滿增為首的涉黑團伙,抓獲各類犯罪嫌疑人70余名。該團伙暴力搶礦、囤積炸藥,暴露出當地金礦資源的爭奪亂象。

  長期從事金礦開采的馬長江,在三門峽市有“靈寶首富”之稱,身家近二十億元。據悉,這起由河南省委政法委督辦、被坊間稱為“河南一號涉黑案”的案件,已經移送洛陽檢方審查起訴。

  身家近二十億元

  距離靈寶市城區15分鐘車程的岳渡村,有一棟占地面積約400平方米的三層別墅。別墅內置電梯,裝修奢華;西臨竹林,環境清幽。別墅的主人便是岳渡村前黨支部書記馬長江。

  據村民介紹,今年58歲的馬長江,上世紀90年代末開始擔任村主任,2006年起任村支書,身家近二十億元,“是村里最早富起來的那幫人”。

  1975年,靈寶縣朱陽人民公社(現靈寶市朱陽鎮)獲批成立金礦,當地的黃金產業自此起步。到1980年底,全縣產金單位達73個,從事黃金生產人員2560人,全年共生產黃金11090兩,首次跨入全國年產萬兩黃金縣行列。

  一位村民回憶,“那時候深部開采遠沒有開始,金脈常常露出地表,隨便找幾個工人、湊臺機器就能打出高品位的礦石來?!?/p>

  在此背景下,馬長江追隨同村的一名礦主,成為早期的淘金者。具備一定的經驗和資金后,他開始獨自承包坑口,并逐漸形成自己的“幫派”勢力。

  馬長江涉黑案相關起訴書提到,馬長江被稱為“大老板”,是團伙的組織者、領導者;陽滿增、孟云鋒、賈開創作為合伙人長期跟隨并聽命于他。他們“通過發放入股紅利和報酬、提供經濟幫助等方式豢養組織成員”,并且“為違法犯罪提供經費、為頂罪人員提供獎勵”。

  靈寶市一位采礦人馬修(化名)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礦山上的違法犯罪行為主要是暴力搶礦,“私人沒有采礦權,需要向大礦(國營企業)承包坑口,并按月上交管理費和開礦分成”。承包坑口后,礦主沿著固定的脈線開礦,往往會和從脈線另一端開礦的同行在途中相遇,為爭奪礦石產生沖突。

  面對沖突,礦主需要組建護礦隊。據馬修介紹,搶礦常用的工具是洋鎬把和自制的炸藥包,“早些年山上的炸藥包扔來扔去,目的就是把對方嚇跑”。

  前述起訴書顯示,馬長江涉黑團伙多次參與搶礦。其中,被記錄在案最早的一起,發生在二十年前。1999年,馬長江等人糾集30人,手持洋鎬把、砍刀,搶奪焦溝一坑100余噸金礦石,并將焦溝一坑巷道炸塌、封堵,后通過義寺山金礦5坑巷道,將焦溝一坑的采場占為己有,并長期開采。

  除了搶礦,馬長江團伙還被指控搶劫爆炸物罪。2002年4月,馬長江一方糾集50余人,從黑馬峪3坑進入老鴉岔0坑,通過扔炸藥包、毆打等方式,搶奪對方的炸藥和采礦設備。

  事發后,公安部門立案偵查,先后兩次對馬長江等人提請逮捕,但最終不了了之。

  2001年3月7日,靈寶市義寺山金礦5坑發生特大一氧化碳中毒事故,造成10人死亡,21人中毒。馬長江正是該坑口的直接承包人。

  據國家安監總局公開的事故通報,礦難發生后,岳渡村副主任嚴居剛伙同義寺山金礦礦長王玉紅,向三門峽市礦山救護隊行賄6000元;救護隊隨后將6具尸體留在井下,并向在場領導瞞報了死亡人數。

  通報提到,“經營方岳渡村及直接承包人馬長江違法啟用已封閉的坑口,是這起事故發生的首要原因”,“岳渡村及馬長江無安全資質,不具備安全生產條件,對礦工不進行安全知識教育、培訓,特種作業人員無證上崗,安全生產制度不健全,是這起事故發生的管理原因”。

  事發后,靈寶市公安局對馬長江等人立案偵查。然而,同樣無處理結果。

  馬長江有兩個胞弟和兩個兒子,其中三弟馬長波、次子馬偉后來也加入了采礦行列。據一位知情人透露,馬偉出生于1986年,妻子是原靈寶黃金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黃金股份公司)董事長許高明的女兒。當年,二人的婚禮因過度奢華,轟動全城。

  搶礦命案疑遭瞞報

  進入2000年以后,經過近30年的開發,靈寶市淺表黃金資源日漸枯竭。

  礦主們紛紛往礦山深處開采?!办`寶的陽平、故縣、豫靈、朱陽等產金重鎮,山體都被打通了?!睋R修介紹,九曲回腸的礦洞巷道成了地下通途,“從岳渡村去朱陽開車得兩個小時,但鉆礦洞的話,半個小時就到了?!?/p>

  與此同時,面對礦山集中度低、礦區設置不合理、資源浪費現象嚴重等問題,從2002年開始,靈寶開始對全市黃金礦山企業進行整合,逐漸形成靈寶市金源礦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金源公司)、河南秦嶺黃金礦業有限公司(下稱秦嶺金礦公司)、黃金股份公司、河南文峪金礦公司、河南金渠黃金股份有限公司等幾大企業。

  馬修提到,馬長江與上述企業多有交集,在礦山上的勢力不斷壯大。后來,“靈寶幾乎每座山上都有他承包的坑口”。

  靈寶當地至今仍流傳著一句順口溜——“山上馬長江,山下袁躍增,不上不下陳子萬”,說的就是馬長江與袁躍增、陳子萬等涉黑團伙各自的勢力范圍。

  在馬長江名下眾多的坑口中,1208坑口因為牽涉多起搶礦事件和安全事故,在起訴書中頻繁出現。

  起訴書提到,馬長江同陽滿增、馬偉、吳樹亮、王百英等人,承包了金源公司的1208坑口。

  2015年11月,馬長江與金源公司原總經理晉建平、金源公司鼎盛分公司原經理李海波合謀,暴力封堵秦嶺金礦公司1118坑口的巷道,并越界開采。截至2017年12月,該團伙越界采礦約4.1萬噸,涉及黃金產量約4.53噸,黃金價值約1144萬元。

  而2017年3月24日發生在1208坑口的搶礦事件,則釀成至少11人死亡的慘案。

  據當年媒體報道,當天上午10點36分,秦嶺金礦公司1660坑口發生險情,井下被困9人全部遇難;下午3時許,金源公司1208坑口發生一起險情,6名人員被困,其中4人送往醫院救治,2人經搶救無效死亡。

  事故發生后,秦嶺金礦公司和金源公司均派出救護隊參與救援。救援人員到達現場后,在事發井口聞到濃烈的煙霧味道;下井后,遭遇來歷不明的濃霧,能見度不及一米。

  此外,義馬煤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義煤公司)也參與了救援。該公司通報稱,“在進入1660坑口重災區搜救時,發現三岔口左手側巷道充滿濃煙,一氧化碳值達到爆表狀態”。

  義煤公司的通報,側面證實1208坑洞與1660坑洞相互打通的傳聞。彼時官方通報將事故定性為“礦難”,然而多名受訪者表示,這起事故實際上是人為導致的,“來歷不明的濃霧”正是馬偉等人打通坑口后為了搶礦,燃燒廢舊輪胎和辣椒面所造成的。

  據馬修介紹,將撒上辣椒面的舊輪胎點燃,產生的煙霧又大又嗆人,是靈寶當地搶礦常用的手段。然而礦洞四通八達,煙霧太大很容易讓礦工迷路,甚至導致窒息或中毒死亡。

  曾與馬偉共囚一室的李會(化名)向《中國新聞周刊》透露,馬偉曾親口提到燒輪胎的細節,“他說本來只想熏跑對方,沒想到手下的人拉來的輪胎太多,最后熏過頭了?!?/p>

  此外,靈寶市公安局一名刑警亦向《中國新聞周刊》證實當地搶礦確實有燒輪胎這一做法。

  “3·24”礦難事發地位于靈寶市朱陽鎮寺上村。記者實地走訪發現,燃燒辣椒面和輪胎的說法也在當地村民中流傳。值得注意的是,不少村民表示“3·24”礦難死亡人數,遠不止11人。記者試圖向礦區工人求證,但遭遇秦嶺金礦公司經濟民警大隊的攔截。

  就死亡人數問題,《中國新聞周刊》曾向秦嶺金礦公司及三門峽市委政法委求證,但對方均以對案情不了解為由,拒絕回應。

  據李會透露,“3·24”礦難發生后,馬偉躲到西安機場附近,準備隨時出逃,直到事情被擺平才回靈寶。

  馬長江等人還在礦區私自囤積炸藥。前述起訴書稱:

  “‘3·24’礦難發生后,朱陽派出所向1208坑口下發整改書,要求停產整頓,并將剩余爆炸物退還寺上金礦炸藥庫。馬偉違反要求,安排工人將1208巷道爆炸物就地保存?!?/p>

  “2017年5月,馬長江、陽滿增、吳樹亮、王百英在靈寶市安監局責令停產期間,安排工人違規使用1208巷道爆炸物復工生產?!?/p>

  “5月22日,朱陽派出所、靈寶市安監局在1208坑口查獲炸藥9654公斤,超出刑事起訴標準近千倍,但僅對相關人員作出拘留15日、罰款20萬元的處罰?!?/p>

  “對于5月22日未被查獲的爆炸物,馬長江指使陽滿增等人,轉移至其控制的寺上金礦黑馬峪8坑?!?/p>

  此外起訴書還提到,2018年4月,馬長江和胞弟馬長波等人聯系秦嶺金礦公司,“承包了有爆炸物品申領資質但實際廢棄的秦嶺金礦四范溝分礦(即1660坑口),并以該坑口名義購買大量爆炸物品,儲存在黑馬峪8坑?!?/p>

  馬長江新承包的1660坑口,即“3·24”礦難事故發生地。

  案件已移交檢方審查起訴

  無論是2001年的“3·7”礦難,還是2017年的“3·24”礦難,馬長江一伙事后均未受到任何追責。

  馬修向《中國新聞周刊》分析,馬長江膽子大、有魄力、肯砸錢,收買了不少公職人員。起訴書也證實,“馬長江等人對基層黨政國企干部進行利益輸送,形成‘以黑錢養黑傘’的黑色經濟利益鏈”。

  《中國新聞周刊》注意到,過去一年,有多名曾任或現任的靈寶市公安系統官員落馬,包括靈寶市公安局原局長宋中奎、政治部主任馬松濤、副局長劉占強、副局長李靈偉、干警蔣建華等。其中,劉占強任靈寶市公安局副局長期間分管礦山大隊工作;蔣建華曾擔任靈寶市公安局故縣分局治安隊副隊長,管理著100多個金礦坑口的治安。

  此外,2019年11月13日,河南省公安廳原副廳長、靈寶人許寶成主動投案;2019年11月25日,河南省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原巡視員、曾任三門峽市委政法委書記的趙長法退休8年后落馬。有消息人士稱,此二人落馬均與馬長江案有關。

  亦有權威信源透露,馬偉疑曾違規辦理入警手續,“自己給自己充當保護傘”。

  當地人莫文非(化名)曾與靈寶市公安局原黨委書記、政治部主任馬松濤打過交道,他從馬松濤口中得知,馬偉曾頂替他人編制辦理入警手續,并擔任過三門峽市陜縣(現陜州區)公安局民警。

  2018年3月24日,三門峽市公安局成立3·24專案組,對以馬長江、陽滿增為首的涉黑案件進行立案偵查。

  2018年8月,馬長江等人被控制。9月20日,三門峽市公安局發布通報,向社會公開征集該犯罪團伙的違法犯罪線索。

  起訴書顯示,直到被控制前的最后一刻,馬長江團伙仍然在礦上活動:“2018年4月至7月,馬長江、吳樹亮、馬長波等人借用1660坑口資質非法買賣、運輸、存儲炸藥46920公斤,導爆管35500枚?!?/p>

  2019年2月,三門峽市公安局召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新聞發布會并透露,在馬長江涉黑案中,已抓獲各類犯罪嫌疑人70余名。8月26日,靈寶市召開全市黨員干部警示教育大會;會后,靈寶市法院、靈寶黃金集團公司等召開專題會議,敦促涉及馬長江黑惡勢力案件的公職人員主動投案自首,爭取得到組織的寬大處理。

  據悉,目前馬長江案已移交洛陽檢方審查起訴?!吨袊侣勚芸帆@取的部分起訴書顯示,馬長江團伙涉嫌搶劫罪、搶劫爆炸物罪、尋釁滋事罪、強迫交易罪、非法買賣運輸儲存爆炸物罪、重大責任事故罪、污染環境罪等。

  2019年12月31日,三門峽市再次召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新聞發布會,通報2019年以來專項斗爭開展情況。

  通報特別提到,針對涉黑涉惡案件暴露出的行業監管問題,三門峽將以靈寶市為重點,在全市部署開展礦山資源領域、民爆物品監管專項整治,行業監管力度進一步加大。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黃孝光

  發于2020.1.13總第932期《中國新聞周刊》

  《中國新聞周刊》2020年第2期

  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編輯:羅攀】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东方网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