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號:

“問題少女”流竄作案,最寒心的說法就是“沒救了”

“問題少女”流竄作案,最寒心的說法就是“沒救了”

2020年01月08日 01:48 來源:新京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問題少女”流竄作案,最寒心的說法就是“沒救了”

  視點

  歲尾年頭,問題少女羅某京的故事仿佛一部電視劇,放映了近一個月,依然看不到結局的跡象,甚至劇情都得不到進一步的發展。

  媒體報道顯示,羅某京只有14歲,她居無定所、行蹤飄忽,流竄四川宜賓、云南水富等十幾城偷盜,一夜消費7000元;她喜歡夜生活,“隨性生長”,會搭訕只有一面之緣的男生;在家里,父親、爺爺管不住她;在課堂,她裝瘋賣傻;在派出所,她有年齡免疫;她會趁夜打開手銬,她會吞石子住醫院脫身……

  “這孩子沒救了!”有網友感嘆。還有網友說,沒必要去關注這類極端少女。

  是的,家庭、政府、學校、公安、婦聯、村委……似乎能用上的救助力量都已經用上了,還是拿這個問題少女沒有辦法。似乎唯一剩下的方法,就是等到少女達到了16歲或18歲以后,再依法處理。但這終究還是在解決出現問題的人,而不是這個人的問題。

  沒有一個孩子生來就是惡魔,他們之所以沒有成為天使,必然和成長環境有關。在羅某京很小時,媽媽便帶著妹妹出走,父親迫于生活外出打工,只能將其寄養在叔叔家。在這樣的成長環境里,這個社會如果指望孩子主動“不學壞”,其實是整個社會的自私。

  羅某京讓我驀然想起了小燕子。在遇上紫薇前,她就是一街頭小混混,偷東西、打架,一副江湖做派。遇見紫薇后,她完成了救贖。當然,如果沒有遇見紫薇,或許小燕子過得更好,畢竟她有大雜院,有柳青、柳紅這樣的異性兄妹??墒?,羅某京似乎什么都沒有,她比小燕子還要匱乏。

  羅某京是個徹底的“壞孩子”嗎?我不這樣認為。在她的故事中,我看到一個細節:在她“看上小伙主動加微信”時,她之所以對那個小伙產生好感,是因為小伙被一醉漢砸翻桌子后,并沒有惱怒,而是說著“沒事”走開了。除了顏值,吸引她的還有少年美好的品性與舉止,這是她身上讓我看到的有光的地方。

  一個人,一個14歲的少女,她不僅喜歡美好的皮囊,還喜歡有趣的靈魂;她不僅喜歡美麗的衣服,還渴望通過大方請客交上一兩個知心朋友。這讓我覺得,這個孩子是有救的,只是我們做得還不夠而已。

  有人說,羅某京的例子是極端個案,但是轉眼一想,她不就是留守兒童的典型嗎?問題少女背后的問題,不是有著普遍的家庭破碎、生活困難的因素嗎?這些便是共性,便是我們努力的方向。

  此前,我一直不解,為什么在《放牛班的春天》的最后,導演要安排一位“邪惡少年”一把火燒了那個充滿愛與救贖的學校。整個影片的鋪墊、發展,不就為了最后的美好大結局嗎?看到羅某京的故事,我大概想明白了,教育與救贖,是永無止境的。這個結尾就是提醒我們,總有一些孩子,是我們暫時無法走進其內心的,我們接受這個現實,并繼續我們的責任,才是真實人間應有的選擇。

  最后,我來試著回答那個網友有關“意義”的提問吧:把這個看似沒有意義的故事報道出來,并非沒有意義,而是試圖尋找更多的救助力量、更好的救贖方式,透過問題少女,指向更本質的社會問題。如果我們停止關注、不再關心,那才是真的無意義。

  □與歸(媒體人)

【編輯:陳海峰】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东方网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