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號:

合肥一診所稱“活腎療法”能治愈尿毒癥 百余患者被騙

合肥一診所稱“活腎療法”能治愈尿毒癥 百余患者被騙

2019年11月13日 08:12 來源:澎湃新聞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暗訪】合肥一診所稱“活腎療法”能治愈尿毒癥,百余患者被騙

  在安徽合肥市“包河正康中醫診所”治療40天后,患有尿毒癥的律師文志(化名)暈倒在了路邊,被緊急送往醫院治療。

  經檢查,文志的血肌酐由治療前的600μmol/L上升到近1800μmol/L。血肌酐是臨床上常用于評估腎功能的指標,一般認為,其數值≥707μmol/L則為終末期腎臟病,即尿毒癥期,需長期替代治療。

  文志感覺被騙了。“包河正康中醫診所”在網上有另外一個名字——“鄭安堂”,宣稱其“活腎因子,穴位導入”療法(下稱:活腎療法)可短期治愈尿毒癥等疾病。

  據文志等患者不完全統計,目前已有145名腎病患者先后在“鄭安堂”就醫,治療費用從2000多元到26.2萬余元不等,合計金額高達720.7萬元。他們中的一些患者開始一起維權。

“鄭安堂活腎療法”介紹 本文圖均為澎湃新聞記者 趙思維 攝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經多日實地暗訪發現,仍不斷有來自各地的尿毒癥患者“慕名”到診所找“腎病專家”鄭天明問診。診所醫護人員宣稱,血肌酐1000μmol/L以下,沒有透析的腎病患者均可在此治好。

  公開報道顯示,2015年,鄭天明曾擔任院長的“合肥中腎醫院”,就因有患者投訴其“宣傳可治愈尿毒癥但治療后實際更加嚴重”,被衛生監管部門警告和停業整頓,并取消醫院名稱。

  多位中西醫專家告訴澎湃新聞,所謂“活腎療法”缺乏科學依據,不可能在幾個月內完全治愈腎衰竭、尿毒癥。尿毒癥通過藥物、經絡、穴位等方法完全治愈,是一個小概率且過程漫長的事件。

  11月12日上午,鄭天明向澎湃新聞否認曾發布前述涉嫌虛假醫療廣告內容,當被問及其診所宣稱“活腎療法”能否可治愈尿毒癥時,對方突然掛斷了電話。

  同日,澎湃新聞從合肥市包河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獲悉,9月18日,已就“包河正康中醫診所”涉嫌廣告虛假宣傳立案調查,目前仍在辦理中,尚未辦結。

“鄭安堂”所配“活腎療法”藥物,黑色膏體宣稱為名貴中藥材熬制提純

位于安徽合肥的“包河正康中醫診所”,中醫治腎品牌“鄭安堂”位于其內

  “慕名”而來的求醫者

  10月22日上午,澎湃新聞以一名血肌酐180μmol/L腎病患者家屬身份走進位于包河區屯溪路風和園小區外的“包河正康中醫診所”。

  診所內面積不大,一層為看病問診區域,二層是醫護休息室。診所內貼著“活腎療法”介紹圖布,掛著一些“患者”送來的錦旗。走廊兩側墻上還掛著鄭天明和一些“部門領導”的合影照片,但真假難辨。

“鄭安堂”開具的內服“活腎療法”藥物

  診所除了鄭天明,還有幾位女助理和一名男醫生。早上9點剛過,就有從外地“慕名”前來的腎病患者在等待鄭天明的到來。10時許,戴著眼鏡、穿著筆挺的鄭天明出現在診所,徑直走進走廊盡頭的工作間。

  候診患者進入工作間后,助理拉上簾子,里面不時傳出鄭天明與患者交談的聲音。

  女助理在看完澎湃新聞記者提供的“化驗單”后,詢問是否此前曾和助理微信聯系;得到肯定回答后,對方聲稱“肌酐值1000μmol/L以下的都可以治好”,但必須患者本人前來。

  該助理表示,之前有一個肌酐值200μmol/L多的患者,治了三個月就痊愈了。“我們這里就是‘活腎根治’,人的腎臟好了自己會排毒,血肌酐自然就會降下來。”

  血肌酐是臨床上比較常用的評估腎功能的指標。根據慢性腎衰竭分期,血肌酐(Scr)處于451μmol/L至707μmol/L,為腎功能衰竭期;血肌酐≥707μmol/L,則為終末期腎臟病,即尿毒癥期,需要長期替代治療,包括血液透析、腹膜透析和腎移植。

“鄭安堂”開具的內服“活腎療法”藥物,上方擺有玉米須樣東西

  澎湃新聞記者在診所的2個小時內,陸續有十余位患者前來問診。一位來自山東日照的父親帶著28歲兒子梁建(化名)來取第四個療程的藥,因為藥太多,用蛇皮袋裝了大半袋。按照一個療程20天,他們已在此治療2個月。

  梁建告訴澎湃新聞,他15歲時發現腎上有問題,父親帶著他在多地求醫,一直沒有多大效果,后來在網上看到“鄭安堂”能治愈他的病,就來到這里。

  但“治愈”效果并不理想。梁建說,治療前,他的血肌酐790μmol/L左右,診所助理也是說能治愈,“第一個療程吃下來后沒有降低,第二個療程后降到600μmol/L左右,第三個療程肌酐又反彈到660μmol/L,目前開始第四個療程。”

  診所內,來自江西的一位患者因血肌酐超過1000μmol/L被拒絕治療。診所助理告之,1000μmol/L以下,沒有透析的腎病患者可以在此治好,但超過這個值基本不收治。

  被拒后,該患者似有些失落,臉色蠟黃、緊攥化驗單,一動不動盯著門外。

  “慕名”而來的求醫者絡繹不絕,診所附近三家小賓館幾乎住滿了前來看病的患者和家屬,他們從診所帶回花費數萬元的中藥包,有的在這里一住就是幾個月。

“鄭安堂”一名男性醫生給梁建(化名)做秘法理療

梁建(化名)父親交了1.3萬余元,背了20天、一個療程的藥物

  145名腎病患者聯名控訴

  患有腎衰竭的律師文志半年前也是到診所求醫的患者之一。

  他向澎湃新聞回憶,2018年底,他檢查發現血肌酐達到600μmol/L。當時網上有很多關于“腎病專家”鄭天明的網帖,帖中有治愈的案例,還附著其助理的微信。

  病急亂投醫,文志添加助理微信好友后,對方向他展示了諸多治愈案例,并明確表示使用“活腎療法”可以治愈。

  文志稱,今年3月底,鄭天明在看了他的化驗單后,開了4個療程的藥,他在此治療四十天,總計花費2萬余元。

  在按照鄭天明要求吃完四個療程藥后,文志去醫院做了檢查,發現自己的血肌酐從治療前的600μmol/L左右上升到800μmol/L。“(鄭天明)他并不直接回答不降反升的問題,只是讓‘信了繼續治療,不信就回去’。”

  今年6月初,結束“活腎療法”治療后不久,文志外出時暈倒在路邊,被路人送往醫院,“當時是神志不清、休克”,醫生告訴他血肌酐已經接近1800μmol/L,處于一個危險的境況。

  后來經過多次交涉,可能是礙于他的律師身份,“鄭安堂”退還了全部治療費。

  與文志不同的是,患有慢性腎臟病的安徽人萬代玉因為經過“活腎療法”治療未達到宣稱的治愈療效,一紙訴狀將鄭天明及其診所告上了法庭。

  萬代玉告訴澎湃新聞,2018年12月,他和丈夫在網上檢索治療慢性腎臟病的治療方法和腎病專家,看到了有關“鄭安堂”和鄭天明的網帖,此后“助理”給他們展示了治愈案例,承諾可以治愈。

  澎湃新聞獲取的雙方聊天記錄截圖顯示,微信昵稱“鄭安堂中醫院(尿毒癥)專家助理”的用戶在看了萬代玉的醫院檢查單后稱“完全可以治好”。

  今年5月,萬代玉在經過 “活腎療法”治療4個多月、花費8.5萬元后,血肌酐幾乎沒有變化;7月,萬代玉將“包河正康中醫診所”和鄭天明告上了法庭。

  文志、萬代玉等人近半年來接觸到了更多曾在鄭天明診所治療過的腎病患者,他們建立了專門的微信群一起維權。據這些患者自發統計的“治療被騙患者名單和金額”表格顯示,全國各地已有145位患者在鄭天明處接受過治療,單人治療費用從2000多元到26.2萬余元不等,合計高達720.7萬元。

  萬代玉收到近80位患者的治療前后對比化驗單、轉賬記錄、身份證明等資料。澎湃新聞注意到,絕大部分患者直接將每個療程的治療費轉給“鄭安堂”助理微信。

“鄭安堂助理”朋友圈發布的“治愈”案例

  “藥都是秘方,醫學博士都不懂”

  據文志、萬代玉回憶,他們均是通過檢索“腎臟病、腎炎、腎衰竭、尿毒癥”等關鍵詞,在網上看到“鄭安堂”和“腎病專家”鄭天明。

  澎湃新聞以上述幾個關鍵詞檢索發現,部分網帖將鄭天明的“活腎療法”稱之為腎衰竭和尿毒癥的“克星”;若以“鄭安堂”為關鍵詞,在百度、360搜索等搜索引擎上檢索,首條就會出現“鄭安堂治愈尿毒癥創奇跡”、“鄭安堂新突破活腎因子恢復腎臟克服尿毒癥難題特訪”的文章,宣稱能治愈尿毒癥等疾病。

  貼在鄭天明診所內的“鄭安堂”獨創“活腎療法”介紹稱,該療法使藥物中的活腎因子經穴位直達腎俞,激活腎單位……從而使血肌酐、尿素氮下降,腎臟功能逐漸恢復正常。

  澎湃新聞暗訪發現,鄭天明所開的藥分為兩種:一種是未給患者處方的已調配好的中藥包;一種是小瓶裝,自稱用天然名貴中藥材熬制提純的黑色膏體。兩者內服外敷搭配使用。

  據診所助理介紹,患者每日將黑色膏體均勻涂抹在腰部兩側,通過類似“火灸”形式,經皮給藥腎俞導入,使藥物中的活腎因子經穴位直達腎俞,激活腎單位。內服的中藥則需要每天早晚各添水1100ml,熬制兩個多小時,空腹喝。

  暗訪期間,一位診所的男醫生到梁建父子所住賓館房間示范如何外敷用藥。多次打探澎湃新聞記者身份后,該醫生破例讓澎湃新聞以非患者的身份觀摩此次治療過程,“相信你就來看,不允許不救治的人來看。”

  梁建于是背身趴在床上,掀起上衣,露出腰部。該男性醫生取出前述黑色膏體,均勻涂抹在梁建腰部兩側,隨后將毛巾敷在腰部,倒上水,用烤燈開始加熱烘干。

  “理療”過程中,該男醫生稱,“鄭安堂”的要求很嚴格,治療標準是血肌酐200μmol/L以上1000μmol/L以下。“藥都是秘方,醫學博士都不懂,世界奇跡,全國第一,(除了鄭安堂)沒人說敢治。”該醫生稱,附近有三個賓館住著前來治療的患者,兩個已住滿。

  神秘“專家”鄭天明

  在澎湃新聞暗訪期間,一直未獲允許與鄭天明面對面咨詢病情。

  一位患者透露,因此前有患者前來維權,鄭天明就非常謹慎,非患者一般不再接待咨詢問診。

  據天眼查檢索顯示,鄭天明的包河正康中醫診所成立于2017年12月,注冊資本500元,經營者即鄭天明,持股100%,經營范圍為中醫診療服務。同年12月,包河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核發個體工商戶行政許可;2019年4月,獲得合肥市衛健委核發的相關行政許可。

  據診所公示的醫務人員資質信息顯示,鄭天明生于1962年12月,在原安徽中醫學院(現安徽中醫藥大學)中醫學專業學習取得本科學歷;1999年5月,取得執業醫師資格證。信息變更注冊記錄顯示,2017年鄭天明將執業機構變更為如今的診所。

  安徽省教育廳官網2009年10月發布的一則消息證實,鄭天明為安徽中醫藥大學中藥系(中醫臨床學院)1985屆本科畢業生,時任合肥中腎醫院院長。當時為慶祝安徽中醫學院建校50周年,鄭天明作為校友贊助10萬元用于校園文化建設。

  早在四年前,鄭天明擔任院長的合肥中腎醫院就曾被患者投訴“宣傳可治愈尿毒癥但治療后實際更加嚴重”的問題。2015年9月,安徽當地多家媒體報道,因合肥中腎醫院發布違法醫療廣告,存在大量違規問題,當地衛生監管部門給予合肥中腎醫院警告和停業整頓處罰,并取消了“合肥中腎醫院”醫療機構名稱。

  今年5月,文志病重后曾在包河區衛生監督所官方微信公號投訴包河正康中醫診所和“鄭安堂”。衛生監督所回復,所反映的該診所宣稱根治尿毒癥的情況,“陸續收到眾多病友的投訴,因此案超出我部門監督權限,已依法移送相關部門。”

  11月12日上午,澎湃新聞從包河區衛生監督所獲悉,去年下半年至今年上半年陸續有患者投訴“包河正康中醫診所”存在發布虛假醫療廣告、夸大療效等行為。上半年,衛生監督所和市場監管部門前去調查發現,初步判斷該診所在廣告方面問題較大,由市場監管部門具體處理。

  同日,澎湃新聞從包河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獲悉,9月18日,已就“包河正康中醫診所”涉嫌廣告虛假宣傳立案調查,目前仍在辦理中,尚未辦結。

  專家:“活腎療法”缺乏科學依據

  根據最新的流行病調查,我國成年人慢性腎臟病的患病率已達10.8%,其中,慢性腎衰患者總數估計有100萬例,慢性腎衰的終末期就是“尿毒癥”。據統計,我國尿毒癥患者從2011年的27.60萬人增長到2016年的50.10萬人,年復合增長達12.66%,其中,2016年同比增長17.27%。

  南京醫科大學附屬蘇州科技城醫院腎內科主任李曉東向澎湃新聞介紹,從導致慢性腎衰竭的病因上看,原發性腎臟病以慢性腎炎最常見,繼發性腎臟病則以糖尿病腎病占首位。隨著疾病緩慢進展,血肌酐逐漸升高,腎小球過濾率(GFR)逐漸降低,最終發展為尿毒癥。

  而以血肌酐數值來評估腎功能仍然是目前臨床醫師最常用的方法,但血肌酐的正常參考值因各家醫院檢測方法和試劑不同而有所差別。

  南京大學醫學院教授、國家腎臟疾病臨床醫學研究中心、東部戰區總醫院腎臟病研究所腹膜透析中心主任俞雨生表示,“活腎因子、穴位導入”根本就是自創名詞,沒有科學依據以及臨床研究報告,不能在人體輕易嘗試。

  他解釋,相比西醫,中醫是從人體的宏觀大環境著眼,通過辨證認知,有目的性地通過中藥進行調理,使人體內環境趨于穩定,減輕腎臟功能的負擔,緩解一部分癥狀,可以作為慢性腎功能衰竭的輔助治療。“無論是西醫還是中醫療法,對于一些己達晚期腎臟疾病的治療只能達到緩解癥狀、延緩疾病進展速度的目的。”

  俞雨生建議,所有腎臟疾病要早診斷、早治療,不要盲目的聽從一些不明真相的報道介紹,有病要去正規醫院就診,聽從專業醫生指導。

  空軍軍醫大學西京醫院泌尿外科主任醫師、教授劉賀亮認為,尿毒癥通過藥物、經絡、穴位等方法完全治愈,是一個小概率且過程漫長的事件,慢性腎臟病的病因很復雜,目前醫學上還是病因不明。即便是透析和腎移植,也只是長期替代治療,不算治愈。

  南京醫科大學附屬蘇州科技城醫院中醫科主任于慶濱認為,即使病名診斷為尿毒癥,其臨床表現的癥狀的側重點亦不盡相同,從病因學來說來源不一,中醫臨證一定是審癥求因,從因尋機,然后抓住該病的病機的關鍵點。“中醫更像一個戰術大師,一下能抓住這個要害,能夠迅速發現問題的核心矛盾,從而解決問題,這才是中醫。”

  于慶濱說,“活腎因子,穴位導入”不可能完全治愈尿毒癥,它是一個噱頭,沒有講具體的東西,體現不出中醫辨病辨證論治的特點,只是冒了一大堆名詞,讓患者不明就里,滿足了患者的心理需求。

【編輯:苑菁菁】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东方网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