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日本大量人口“家里蹲” 蟄居族未來將超1000萬?

2019年10月12日 08:12 來源:中國新聞網 參與互動 

資料視頻:日本大齡“啃老族” 無業單身“家里蹲”來源:上海電視臺

  中新網10月12日電 據日本中文導報報道,根據日本政府的相關調查,日本“家里蹲”的總人數可能已經超過百萬人。筑波大學醫學系教授斎藤環甚至警告稱,若無恰當對策,若干年后,全日本的“家里蹲”人數會超過1000萬人!

  “家里蹲”的日文由兩部份組成,字面意思分別是“抽離”和隱居、閉門不出。二者結合,指的是從社會抽離、足不出戶,不上學也不工作,除家人外,不與他人交流的人。

  按日本厚生勞動省的定義,閉門不出的狀態至少要持續六個月,才會在調查中被定義為“家里蹲”。

  這個定義還可繼續細分:“狹義家里蹲”指的是平時完全不出家門,甚至不出自己房門的人;“廣義家里蹲”則納入了平時雖待在家里,但也會偶爾去趟便利店,或因自己感興趣的事偶爾出門的人。至于因生病或懷孕而在家休養,或是在家工作的自由職業者,則并不包括在內。

  日本內閣府2019年公布的《生活狀況相關調查》顯示,全國40至64歲的人口中,約有61.3萬人處于“家里蹲”狀態;2017年度的《兒童·年輕人白皮書》則披露,15至39歲的“家里蹲”人數約有71萬。

  雖然兩次調查的方法有些不同,但由此可大致估算,日本“家里蹲”的總人數已經超過百萬人。早在1998年就著書關注該問題的筑波大學醫學系教授斎藤環甚至警告稱,若無恰當對策,若干年后,全日本的“家里蹲”人數會超過1000萬人。

  根據日本內務省的調查,“家里蹲”中超過四分之三為男性,無法適應職場、人際關系處理不好和找工作碰壁是最常見的原因;在學生中,則有在校遭受欺凌、考學失敗和無法融入校園等原因,與不登校人群有所重合。

  知名動畫編劇岡田麿里就曾因校園欺凌而拒絕上學、長期在家,她的自傳題目就叫做《不能去學校的我在寫出“未聞花名”“心在吶喊”之前》,還被日本放送協會(NHK)拍成了電視劇。

  岡田麿里能夠重返社會并且成為知名編劇,無疑是幸運的。

  日本政府也嘗試了許多方式幫助“家里蹲”青少年,例如設立網絡學校,鼓勵“家里蹲”學生按照自己的節奏在家學習;建立支援中心,由社工上門探訪,鼓勵“家里蹲”走出家門。

  不過,隨著年齡增長,“家里蹲”回歸社會的信心與可能性逐漸降低。

  內務省的調查顯示,年輕“家里蹲”中有四分之三已蟄居三年以上,高齡“家里蹲”中則有一半已蟄居超過五年。如今,80歲的父母養著50歲的“家里蹲”子女,已經成為一種值得關注的現象,被稱為“80-50問題”。

  NHK在近期專題節目中訪問了一名56歲男子伸一,他在父母過世后靠他們的存款過活,蟄居家中三十年。孰料節目播出后數日,伸一被發現餓死家中。他的弟弟后來回憶,哥哥是因為考大學多年失敗,找工作也不順利,歷經多次挫敗后失去信心,最終成為“家里蹲”。

  2018年,札幌市也曾出現82歲的母親與52歲的“家里蹲”女兒雙雙因營養失調而身體衰弱、死于家中的事件。父母將長期”家里蹲”的子女殺死的事件,之前也時有發生。

  雖然“家里蹲”群體的整體犯罪率低于普通人群,但每當發生惡性事件,“家里蹲”身份總會成為焦點,反過來又加重了這個群體的污名。

  山下敦弘于2013年執導的影片《不求上進的玉子》中,前田敦子飾演的坂井玉子大學畢業后回到故鄉,成為終日無所事事的“家里蹲”。

  她春夏秋冬日復一日地睡懶覺、看漫畫、吃飯、發呆,靠父親照顧過活,父女二人倒也樂在其中。父親任勞任怨地陪伴女兒度過了一年四季,最后對她說:“等夏天結束,請你從家里搬走,工作也好,游手好閑也罷,總之先從家里出去。”

  影片中的玉子似乎就這樣輕松自然地脫離了“家里蹲”狀態。但在現實中,在極其在乎他人看法的日本社會,蟄居一族若想回歸正常生活,恐怕沒有那么簡單。

【編輯:郭炘蔚】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东方网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