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追憶《城南舊事》導演吳貽弓:月隨人歸 電影一生

2019年10月13日 14:27 來源:中國新聞網 參與互動 
追憶《城南舊事》導演吳貽弓:月隨人歸電影一生
    月隨人歸——吳貽弓導演特別紀念活動暨電影回顧展。 王笈 攝

  中新網上海10月13日電 題:追憶《城南舊事》導演吳貽弓:月隨人歸 電影一生

  作者 王笈

  9月14日,中國著名導演吳貽弓在上海離世,享年80歲。時隔一個月,上海電影博物館于10月12日至13日舉辦“月隨人歸——吳貽弓導演特別紀念活動暨電影回顧展”,完整放映其膠片版本的9部作品。這兩天,陸續有吳貽弓的親友、影迷聞訊趕來,回顧吳導的光影一生,寄托哀思。

  出生于1938年的吳貽弓,是中國第四代導演的代表之一。在逾半個世紀的電影生涯中,吳貽弓執導的《巴山夜雨》《城南舊事》等多部影片成為中國電影史上的經典之作。

影迷前來寄托哀思。 上海電影博物館 供圖
影迷前來寄托哀思。 上海電影博物館 供圖

  好友眼中的吳貽弓有著“君子之風”,對自己要求極高,對他人很少發脾氣。

  中國第五代導演江海洋跟隨吳貽弓拍攝過《城南舊事》《姐姐》《流亡大學》,“我是吳導的‘門生’。在我的電影生涯中,場記、副導演、助理導演的全過程都是在吳導的教誨下完成的。今天我能夠做一名合格的導演,都是跟吳導學的。”

  在江海洋的記憶里,吳貽弓僅發過一次脾氣,是在拍攝《城南舊事》中馬車離開的一幕時。“他把喝水的玻璃杯‘啪’地一下砸在了地上,我馬上過去問怎么回事。他說,‘我說過多少遍了,馬韁繩要考究的,結果道具拿來的是一根麻繩!’”

  “他發了那么大的火,人都在顫抖,后來有人換了這根韁繩。”江海洋說,吳貽弓當時站在那兒,愣愣地看著前方,隨后說了一句讓他一輩子都難以忘懷的話——“海洋啊,怠慢我沒關系,不能怠慢電影。”

  參演過《月隨人歸》和《流亡大學》的著名演員向梅聊起吳貽弓導演如數家珍。“我這一生印象最深刻的導演闡述,就是吳貽弓導演的導演闡述,從沒聽別人這么講過。他不拿本,從頭到尾每一個鏡頭的景深、音響、效果都說得頭頭是道,講到音樂部分還能唱出來,我們都聽傻了。在我們眼前,好像就是放映了一部電影。”

  2007年,上影演員劇團傾心打造音樂情景詩劇《軍魂》,邀吳貽弓前來“坐鎮”。“吳導不出風頭的,聲音也沒有,你不知道他藏在哪兒,但是誰那兒需要改進,他立刻就出現在旁邊。所以我們大家都覺得,不管他坐在哪兒,看得見、看不見,我們都排得非常心定。”回憶至此,向梅不禁哽咽,“吳貽弓導演他走了,但是我一直覺得,他還在我們身邊。”

  就在10月12日,一封由《城南舊事》原作者林海音的子女聯名寫下的珍貴書信,送抵吳貽弓家人的手中。信中寫道:“先慈林海音生前一直喜愛這部電影,《城南舊事》帶她回到了童年,帶回她對北京的記憶。貽弓先生,您不會寂寞,因為有許多人會懷念您、感激您,與您隔著無盡的天空與大海對話。”(完)

【編輯:姜雨薇】

>文化新聞精選: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东方网彩票平台